歼10战机降落 官兵帮收阻力伞
来源:歼10战机降落 官兵帮收阻力伞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1:38:31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因为等候时间过长,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: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,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。23日当天,安全起见,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,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。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进入检查室后,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,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,旋转、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,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。检查鼻子的时候,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外,负责转运我们前往隔离点的大巴属于119车辆。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我们三人一组,由一位工作人员带领,前往设置在户外的三间独立的新冠肺炎检查室接受检查。